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口袋小说 > 武侠 > 别剑客传 > 别剑客传 第44章 却敌

别剑客传 别剑客传 第44章 却敌

作者:伊人慰红尘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0-08-01 21:50:39 来源:船说小说阅读

那个金刀门的汉子满头大汗,自知已是一败涂地,默默地从地上捡起刚刚抛下的钢刀,然后有气无力地还刀入鞘,刀身发出低鸣,似是有不甘之意。旋即又缓步走向那名软倒在地的神农门的汉子。

叶十六和应天仇互换一个眼神,便都回身向别歧和老爷子走去。

应天仇与那金刀门人错身的一刹那,已将他仔细观察了一遍。

这金刀门人全身上下无一伤口,可见方才叶十六乃是一招制敌。或者说只用了一招实招。衣衫是湿漉漉的,显然刚才一战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才能使他如此汗出如浆。眼神则是略微涣散,看样子是遇到了难以置信却又不得不信的事。败北之后不发一言,可能是知道自己实力远不如对方,自认无话可说。

应天仇心中已了然了。心道他叶十六奔雷电剑的名头下,还确实是有些本事的。

叶十六走到别歧身旁立定,回头看见那金刀门人正走到神农门人身旁,俯下身去将他扶起。只见那神农门人软倒在他怀里一动不动的显是晕倒了。方才交战时又听得应天仇这边短兵相接的四声轰鸣巨响,自然而然便想到应天仇该是用了四招势沉劲猛的剑招,硬生生将这神农门人的兵器震开,又将他本人震晕的。

想到这里不禁心内对应天仇多了几分敬佩,自问如果自己过着流落江湖无依无靠的生活,可难说能否有像应天仇这样拔群的武功。

那金刀门汉子这时又轻轻摇晃起了那神农门人。那农夫打扮的神农门人本来也是有些内功功底,经他这一晃,自然便悠悠醒转过来了。睁眼瞧见同伴一脸丧气,便知道我方已是大败。垂头丧气地站起身,便走向自己数丈之外的刀,谁知捡起一看,刀上赫然四个豁口,又是苦笑一下便将刀扔到了地上。回身朝应天仇一揖,打起了手势。

别歧四人都是一脸茫然,是半分也看不懂他想要说什么。那金刀门的汉子便向应天仇道:“他说,你真的很强。”应天仇不置可否。旋即那金刀门汉子又向叶十六恭敬一揖道:“这位少侠,你真的很强。”

叶十六笑笑,也没再多言。

那金刀门汉子自知成事无望,走上前去扶着那哑巴神农门人要走。那白胡子老爷子不知怎的也不加阻拦,只是眯起眼来看着他二人缓步走开。

谁知他二人还没走出几步,别歧忽然高声制止道:“留步!”

那两人闻言浑身为之一震,慢慢转过身来,声音微颤道:“不知有何贵干?”

别歧轻笑一下,道:“无事,承让了。”老爷子一头花白的胡子飘飘,笑吟吟的也不说话。若不是穿着太过破烂,倒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意思。

那两个持刀客可没有继续搭话的意思,只是点头示意之后便提步就走,旋即慢慢隐入了大道看不尽的黄沙中。

别歧毕竟还是真的将他二人当做好兄弟的,是以刚才心里那点惆怅早已被这干脆利落的胜利冲刷了个一干二净。他眉飞色舞道:“十六!天仇!没想到你们都是藏了一手啊!”说罢笑吟吟地走上前去伸手锤了叶十六一拳道:“刚才那一手虚握换形可真是有点意思,你小子不错啊。”

叶十六哈哈一笑,得意道:“前几天比剑竟然输给了你。我堂堂大少怎能甘拜下风?自然平日里没事就要多琢磨琢磨了。”

应天仇闻言心里道别兄说的果然不假,看来他也是剑道一个高手呢。

别歧又上去拍拍应天仇的肩膀道:“天仇你那四剑可真是力敌千钧,看你一副少年样子,竟是这样的剑路。可端的是出人意料了。”

应天仇也微笑道:“家传末学,不足为道。”

想来也是了,应龙一生征战沙场,正是黄沙百战穿金甲的一位戎马将军,他所传剑法必定是经历过沙场洗礼的了,自然是精炼而势沉无比,也该有这等万夫不当之意。

别歧笑道:“叶十六的剑法我可是熟悉的很,可是就不知方才天仇那四剑又是叫做什么?”应天仇一听,心里便一紧。

不待他应答,叶十六便嚷道:“你可别瞎说了。我就不信我刚才使得四剑你都知道是哪一式。”

叶十六这么说可不是信口开河。他的叶家剑法固是练得炉火纯青,可对其他剑法也颇有不少涉猎。他方才使得四招,是真的不信别歧能一一说出名字来。

别歧却笑道:“第一招欺身直刺是你们叶家的剑法,名字叫做‘一叶孤舟’,第二招反手上撩乃是从我这里学的,叫做‘浓云犯日’,第三招反手直刺乃是化自匕首的用法,这一路短兵的招式叫做‘魄杀决’,你这几天刚与我说过。第四招连刺三剑则又是你们叶家的剑法了,叫做‘萧萧叶落’。怎样,对是不对?”

叶十六哼了一声,道:“算你小子有见识。但你可能说出我第三招那一式反刺,化自‘魄杀决’的哪一招?”

别歧笑道:“那我哪里知道,你那日只给我看了几个架势,又未曾与我说明招式套路。短兵我又没有接触,你这不是存心难为我?”

老爷子拍拍破破烂烂的袍子,笑眯眯道:“魄杀七式。”

叶十六搔头道:“老头,你帮他作甚。”

别歧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与叶十六侃了几句后便又看向了应天仇。

应天仇实在不知道该不该说。

须知武林之中武功招式乃安身立命之本,是以不会有侠士会随便跟别人说起自己所用的一招一式分别是什么名字,又如何施展。常言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谁知你掏心掏肺的跟人家讲清楚了,他又会不会转身便将你卖了?

应天仇在这方面一直都十分机警,小心翼翼地不给别人可趁之机。但他却忽然觉得没有必要怀疑眼前的两人,也许是因为别歧的侠气,也许是因为叶十六的豪爽。他心道:“我们是‘朋友’。是该像他和叶十六那样的朋友……”

这么想着,他便开口说道:“第一招叫做玉龙倒悬,第二、第三招都是矫龙吟行,第四招是苍龙归海。”说完便陷入了沉默。

别歧没见他这等反常样子,笑道:“这路剑法可真是威猛无匹,连神农门的人都在你手下走不过几合。不知是叫做什么名字?”

叶十六就看出应天仇有些不适,打断道:“我说老鳖,不带你这么打听人家武功的。”

别歧一听自知失言,便致歉道:“对不住啊……方才一时得意忘形,天仇你不必说与我听得。”

“应龙。”应天仇道。

“嗯?”别歧和叶十六忍不住道。

“这剑法,叫应龙。”应天仇道。

忽然之间,他们三人只间似乎有些不一样了。

朋友之间的感情,从来与时间长久无关,只与气味与付出有关。前者叫臭味相投,后者叫一片赤诚。时间不过是给这两点一个又一个出现的机会罢了。

三人一时间心里都是暖和和的,场间没来由的沉默起来。

白胡子老爷子将这一切都尽收眼底,笑呵呵道:“应龙将军果然人中龙凤,所创剑法也是惊世骇俗。”

应天仇拱手道:“前辈过奖了,晚辈替先父在此谢过。”

叶十六摆手道:“你别跟他那么客气,你是没看见过他烂醉的样子。我敢打赌,只要你见过一次,可绝不会再这么样恭敬了。”

老头哼的一声,啪的一掌拍向叶十六脑袋,叱道:“兔崽子!大了就翅膀硬了?还有酒吗?”

叶十六轻抚着脑袋,道:“哪还有!我们那是要喝一路的,就被你个酒鬼三不两口喝完了!还没喝够,你怎么不整日泡在酒里?”

老头摇头道:“那岂不是已人之污秽侮了酒之清冽?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别歧道:“好了,好了。咱们不然先上路,前方说不准有个酒挑子或者酒馆,还可歇一歇马。”

大家都表示同意。于是各自上马。

老爷子却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便走到叶十六马下道:“你下来,我骑。”

叶十六嚷道:“我持缰啊,你别跟我抢!”

老头还是道:“你下来,我骑。”

叶十六无可奈何的撇撇嘴。他从小到大没一次磨得过这怪老头。只得让他持了缰绳,嘴里不住埋怨道:“你一个老头子,还非要骑什么马,安安生生坐着不成吗?”

老头道:“爱骑便骑。长幼有序,你还能怎样?”

叶十六给他这“长幼有序”压了一辈子,真是听得头都大了,却又偏生没什么办法,只能受着。在他心里这老头可算得上半个爷爷了。爷爷要打要骂,做孙子的还能怎样?

别歧可是少见此景,平日里的叶十六嚣张跋扈是有的,明理体贴也是有的;仗义执言是有的,落井下石也是有的;认真肃穆是有的,轻佻跳脱也是有的。可是什么样的叶十六他都见过,但却从没见过被制得如此服服帖帖的叶十六。

叶十六此时偷偷将脸别到后面,冲别歧和应天仇做个鬼脸,手上暗指骑着马的老爷子。逗得别歧和应天仇都是一阵笑。

老头儿似乎觉出不对,瓮声问道:“怎么了?”

叶十六道:“没事没事,我放了个屁。”

老头儿轻哼一声道:“让你爹看看你这样子,非得气出毛病来。”

叶十六满不在乎道:“他可看不见。”

老头儿又哼一声,道:“坐稳了,我可闻到前面的女儿红了。”一抖缰绳之间全身生机焕发,“驾——”胯下骏马长嘶一声,疾驰而去。

叶十六喊道:“老头儿,你别骑这么快,那俩人还没跟上来呢。”

别歧对应天仇道:“说的我二人如此不济,待会儿非得灌他两壶。”说罢也催动骏马向前追去。

………………

嗒嗒,嗒嗒。骏马轻轻掠过地面,卷起一阵微尘。

四人便在马蹄声声中疾驰而去。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