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叫摧枯拉朽。

    看看眼前的场景便一清二楚。

    韩家五个先天,在两个不清楚来历的年轻人面前毫无反手之力。

    韩啸已经完后悔了。

    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招惹了两个怎样的煞星。

    甚至他上一刻还因为韩轩的死暗自窃喜。

    韩啸先是觉着胯下一温,然后湿凉感接踵而来。

    陆言顿时苦笑不得,指着韩啸:“就你这样的怂包也敢偷我的马?”

    众人闻言去看的时候,才发现韩啸堂堂一个大老爷们竟然直接吓尿了,往常傲气十足的大少爷现在完顾不上自己的脸面,只是一个劲儿的求饶。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翻来覆去就是这四个字,一点儿花样也没有。

    看来没有丝毫的诚意。

    一禅和尚两三步走到韩啸的身边,抬起脚来悬在韩啸的脑袋上,但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杀这样一个人,都脏了小僧的鞋。”

    “没事,我的刀杀人不见血。”陆言可不在意这些有的没有的,所谓斩草除根,别管自己有理没理,留下后患才是无穷,露出一口白牙走到几人身边:“不用担心脏了刀。”

    “送你们上路之前有个问题要问,你们最好老实回答。”陆言晃了晃自己手中刀,接着说道下文:“听说你们韩家偷不足百岁的婴儿做药引,现在这些婴儿在什么地方?”

    韩啸一脸茫然,完不知道陆言再说什么。

    但是干架听到陆言的话之后,眼神略微闪躲了一下,断了四肢的疼痛都没有让他神情变化,但是提到婴儿时,他动摇了。

    “我告诉你们孩子们在哪,你能不能放过...”

    “陆兄,小僧已经知道在什么地方了。”

    “哦。”

    噗呲——噗呲——

    陆言抽刀划拉了一圈,地上又多了一些尸体,触目惊心。

    但似乎对陆言与一禅和尚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我记着应该还有几个姓韩的才对。”陆言皱着眉,环顾四周道:“有谁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么?”

    然后一脸可惜的看着地上的三位先天与一对儿亡命母子,道:“杀早了。”

    剩下的都是跟韩家有仇的,或者常年被韩家欺压的,稍微跟韩家沾亲带故的都跑的没影儿了。

    “韩综前天去了苍州、韩决刚才翻墙跑了、韩斌在武威郡,据说被赵家的人看中收了徒弟。”一个瘦弱的汉子对着陆言好心道:“两位少侠还是快些离开吧,你们能胜得过韩家人,但是赵家人就不是你们能够惹得起了。”

    尚且留在这里的人纷纷附和。

    “这个就先不提了,你们知道又谁家丢了孩子么?”陆言吩咐道:“若是知道的,快些去通知来认领。”

    韩家的下人们早就四散而逃,留下了这样一个空荡荡的府邸。

    也不知一禅究竟有什么神奇的本领,带着陆言左拐右拐,转到了一处厢房外,将房门推开里面只是一些简单的陈设,这个厢房位置十分偏僻,却被打扫的一尘不染,陆言便知道里面另有机关。

    “地下有暗道。”一禅指了指桌子下,一摊手:“但是我不知道机关在什么地方,你确实杀的早了...”

    娘希匹。

    陆言上前敲了敲,果然是空心的。

    “找找看。”陆言首先走到了门口的一处花瓶前,将花瓶扭动了两下,并没有什么异变,耸耸肩准备寻找下一个目标。

    “轰!”

    一声巨响,然后整个厢房震动个不停,就像要塌了一样。

    陆言连忙回头看,我的乖乖,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吐槽了。

    因为一禅这个光头强的不得了,竟然一拳将石板打穿,现在刚刚把手臂抽出来,准备再来一下。

    先天强者打穿个石板,推到一堵墙简直算不上什么大事,陆言也是因为固有思维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力。

    “嘭!”

    又是一拳,动静比刚才小了很多,只是为了扩大一下洞口的大小。

    哗啦啦。

    石块碎裂与滚落的声音,陆言走进观看,又楼梯通往地底深处。

    两个人都初出江湖的小牛犊,仗着自己一身本领,也不太畏惧这“地窖”,毕竟韩家都被他们“灭”了,这里还能有什么厉害人物?

    两人顺着楼梯走下去,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终于眼界开阔了起来。

    只是见到眼前的景象,着实让陆言大吃了一惊。

    婴儿被装在一种特殊的透明袋袋中,袋袋中装满了液体,婴儿们也不知究竟是死是活。

    两个对着玩意儿完不懂,自然不敢胡乱出手,隔空观察了一下,婴儿们似乎还有呼吸,并没有死亡。

    陆言猜测,这可能是模拟婴儿在母亲胎中的情景。

    两个人原路返回,上了地却见到了一个熟人。

    “绿浮姑娘?”一禅认出了来人正是知白阁的绿浮。

    “想必二位一定遇到了麻烦,妾身特意来结一个善缘。”绿浮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并不是来捣乱的。

    二人领着绿浮又下去了一趟。

    “两位且放心,他们都还活着。”绿浮对着二人继续说道:“若是二位少侠信得过妾身,就让妾身在此处代管,定然将所有孩子送归原主。”

    “知白阁着实低调了些。”陆言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调笑了一句:“想必姑娘已经是胸有成竹了。”

    “不敢当。”绿浮略微退后了一步:“都是知白姑娘吩咐下来的。”

    “这个人情承了,只是不知道我二人的人情能值多少银子。”陆言实在是不清楚,知白大约是一个隐藏的大佬,这样交好自己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

    “姑娘说了,二人少侠的人情可是无价之宝呢。”

    陆言也矫情,将韩家的事情都一股脑扔给了绿浮,自己则打了一个口哨,将一丈雪召来。

    一丈雪在韩府活的舒服,毕竟一匹宝马,除了不听话,倒也好吃好喝的供应着。

    说来也奇怪,直到陆言与一禅一个骑着高头大马,一个骑着小毛驴离开韩府,离开苍松之后,众人都不太清楚两个人究竟姓甚名谁。

    问代理的绿浮姑娘,姑娘也只是笑而不语。

章节目录

武霸苍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口袋小说只为原作者插翅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插翅虎并收藏武霸苍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