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疾驰着,在高速上左窜右窜。

    盛天星强忍着心底的慌乱,将家树紧紧地护在自己的怀里。家树小小的一团,虽然不哭不闹,可她能感觉到他在害怕,此刻,他在颤抖着,小小的双手紧紧地攥着她的衣摆,却又倔强且懂事地不坑一声。

    她其实也害怕。

    刚刚拦住他们去路的那两个男人,就在大街上直接将他们母子带上了他们现在所坐的这辆面包车。现在,其中那个皮肤黑黝的男人在前面开车,另一个稍胖一点的就坐在她和家树的旁边。他们并没有将她和家树绑起来,可现在的他们,却也和被绑起来差不了多少。

    她不知道他们到底是谁,又是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或者是听命于谁。刚刚她已经问过了,可对方却什么都不肯说。

    而最让她害怕的是,刚刚她看到了路牌,她知道车子在往市的方向而去。

    市……

    她想要逃离、今天坐了四个小时的出租车才离开的地方,现在是又要回去了!

    可是,到底是谁?

    是白肃吗?

    这个想法刚在脑中升起,她就又给否定了。如果他真的是后悔放她走,那他当初就不会那样做,更不会给她那些东西。而且,即便真的是他,以她对他的了解,他也不可能是用这样的方式。

    那么,除了白肃,又还能是谁?

    不管是谁,只要是除了白肃,等待着她和家树的……

    思及此,她颤着睫毛闭上了眼睛,身上的冷意一阵又一阵。她不是冷,而是真的害怕。如果只有她一个人就算了,可家树还在这里……

    不行!她不管对方到底是谁,总之她不能就这么回去。哪怕那个人真的是白肃,她也不能再回去了。她一定要想办法逃走!

    “你们……”

    “闭嘴!”她刚说了两个字,坐在她身边的那个胖男人就凶狠地打断了她的话。

    盛天星一滞,然后强笑着开口:“大……大哥,等一下有服务站的时候……能不能麻烦你们停一下?我……我想上个洗手间。”

    前面的黑黝男人头一侧,对盛天星旁边的那个胖男人说道:“胖子,这女人想跑!”

    “……”盛天星心里一跳,慌忙摇头,“不是的!我就是想上个厕所。大哥,请你们行个方便,可以吗?”

    前面的黑黝男人冷哼了一声,专心开车了。而那个胖子,却是冷冷一瞥盛天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我告诉你,我们做这些事情可不是一回两回了,所以收起你的那点儿鬼心思!”

    “我……”

    “要上厕所?”胖子扯了扯嘴角,“憋不住了就尿裤子里!”

    盛天星猛吞了一把唾沫,知道想要在服务站求助的想法是没有戏了。她垂首看着家树的小脑袋,心乱如麻。

    车子开得那么快,等他们真的到了市,又该怎么办?

    家树人虽然小,可脑子聪明。从他和妈妈被那两个样子看起来坏坏的叔叔强行坐上这个车,他其实也很害怕,他也知道妈妈很害怕。因为妈妈即便是抱着他,他都还是能感受到妈妈的紧张,她甚至都在抖。

    他好想自己现在是一个很高很高的人,那样他就可以将这两个坏叔叔给打跑。可他现在还太小了,他什么都做不了,就算他有那个心思,他也怕到时候彻底把他们惹毛了。

    可那个开车的叔叔把车子开得好快,左摇右晃的,他的头很晕,肚子也很难受。妈妈刚刚买的面包,他们都还没有吃,可他现在却什么也不想吃了,因为肚子太难受了,难受到让他的背上直冒汗。

    他想忍,想像个男子汉那样,可他没有忍住,“哇”的一声呕吐了出来。

    “家树!”盛天星心下一惊,急忙去拍打家树的背,“你怎么样?”

    家树却只顾着吐,总觉得吐出来就会舒服了。

    胖子眉心紧紧地皱起,看了一眼呕吐中的家树,开始骂了起来:“麻蛋!你个小崽子是想要熏死我吗你?!臭死了!”说着,他急忙对前面开车的黑黝男人喊道,“陈皮,你把车窗锁打开!都不知道这个小崽子是吃了什么,臭死人了!”

    被唤作陈皮的男人自然也闻到了味道,可他比胖子要能忍,加上又在前面一排,所以他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吼道:“胖子,你是第一天出来做事吗?”

    车窗贴了深色的窗膜,从外面看不到里面,他们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可如果开了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像他们这种人,做事还是要仔细小心一点比较好。

    “可这特么的也太臭了!你倒是好!你坐在前面!你来我这里试试?!”胖子没好气地回吼道。

    “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你忍忍!”陈皮说完,又拿了件自己的外套扔过来,“喏!用这个捂捂!先忍着点!等我们把人送到就解放了!”

    盛天星知道家树是因为饿了再加上陈皮开车太快造成的晕车,她担心着家树的身体,心里着急得不行。看着家树那张发白的小脸,她的心都快要揪起来了。而且,他们差不多只有一个小时就要到市了吗?怎么办?

    “家树,你好一点了没?”盛天星俯着身子去看家树。

    家树心里还是难受,可他不想让妈妈担心,侧着脑袋点头。

    “还难受吗?”

    “妈妈……难受……”

    “还想吐吗?”

    家树点头,“想……”

    盛天星抿了抿唇,飞快地斜了一眼身旁的那个胖子,见他并没有注意他们这一边之后,她才又飞快地朝家树使了个眼色。

    她知道不该利用孩子,可此时此刻,她已经别无它法。能和家树逃走,才是他们现目前最该要做的事情。

    “家树,你忍一忍,你看你吐了,让叔叔难受了。”她勉强地笑了笑,“来,妈妈抱你坐起来,那样会好受一点,再给你讲一休的故事好不好?”

    她经常给家树讲聪明的小一休的故事,这个时候,她的内心迫切地希望家树能懂她的意思。一休是个聪明的小和尚,他机智又有勇气,能用自己的智慧去帮助别人。可是现在,她希望家树能懂她,然后来帮助他们自己。

    她将家树抱起来,伸手拍着家树的背。

    家树恹恹地靠在盛天星的怀里,突然他低喊了一句“难受”就偏过头朝着旁边的胖子吐了出来

    “哇”

章节目录

陆少宠妻99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口袋小说只为原作者千里清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里清泓并收藏陆少宠妻99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