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磨不好

    中年帝王微微皱眉,心底微微有些痛,眼神却是坚定无比。

    他端着手臂,拳头慢慢握了起来。

    为了祖宗的基业,为了大清江山,为了爱新觉罗氏,为了天下万民,他必须选一个最优秀的儿子做继承人。

    唯有狠心磨砺,才能铸成大器。

    他是帝王,是全天下的君父,不能因为小爱拿江山开玩笑。

    现在的太子根本不是大清江山真正需要的那个继承人。如今的他,太重眼前之利。而大阿哥,太重儿女情长。让他去西山练兵,隔三差五就往京城跑。

    希望他们,都不要让他这个皇阿玛失望。

    至于支持太子的索额图党,这几年着实太猖狂了些。隐隐有越过他这个皇帝,直接效忠太子的趋势。

    明珠党也没好哪儿去。

    大阿哥是个将才,绝不是当皇帝的料。明珠党却铁了心要捧着大阿哥和索额图党打擂台。都只是争的一个从龙之功,为了他们自己家族的昌盛罢了。

    就让明珠索额图在前朝先互相制衡着。

    他还是得先集中力量,把西北葛尔丹的余孽完全制服,让他们再没有反击之力才好。

    只是,还有一个

    康熙看向前面威严的乾清门,沉默半晌,终究还是下了决心。

    佟半朝是他亲手扶起来的。为的是拱卫他的帝位。

    这些年,他护着,宠着,捧着佟佳一族,前些年,他们没让他失望。

    而如今也渐渐忘了他们的身份和职责。

    是时候,做点事情给佟半朝提提神了。

    “李德全。”他抬声。

    李德全连忙弓着身子走过去听吩咐。

    “五格在护城河捉王八,捉了多久了?”

    “回万岁爷,足足半个月了。”李德全一开始觉得五格简直就是个二愣子,傻不愣登的。

    可是,这般寒凉的深秋,五格竟然能在护城河里连捉半月王八,不喊苦,不喊累,不嫌冷,不抱怨,天天还收获极大。

    李德全对五格的印象改观了。

    那不是二愣子,那是个铁打的二愣子。而且是个技术不错的二愣子。

    整个四九城的大街小巷、茶楼酒肆已经传疯了。

    茶余饭后,谁要是不把那护城河里专业捉王八的五格滴溜出来说道一顿,谁就是消息跟不上潮流的落后人。

    尤其是纨绔圈,一个个指天发誓:做个规矩些的纨绔,别瞎胡闹被上头的人看不顺眼,小命最重要。

    五格,成了京城纨绔界和侍卫圈、文武臣工的反面教材。

    照这个势头下去,五格早晚冻死累死在护城河里。

    佟佳府里的老夫人和二夫人甚至都雇好了戏班子,但凡五格病了或者又被罚了,或者被冻坏了,立马敲锣打鼓唱大戏庆祝起来。

    四九城多少眼睛都盯着神武门下的护城河。乌拉那拉府却置若罔闻,大门紧闭,仿佛恨不得立刻淡出京城。

    李德全本以为康熙爷要把五格给忘到脑后了,没想到今儿个他竟然直接提起来了。

    精神一凛,李德全忽然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伺候皇上这么久了,他怎么单单在五格这件事上,忘了“圣心难测”这四个字?

章节目录

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口袋小说只为原作者叶甜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甜甜并收藏福晋在上:四爷,狠会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