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铉的妙计,乃是诈降!

    他派出军民千人出城,迎请燕王入城。并修书一封,请人带给燕王。信中言道:“奸臣不忠,让大王风餐露宿,忧心社稷。谁不是洪武爷的子孙?谁不知洪武爷的臣民?我们愿意归附。只是我们东海之民不习兵戈。见大军压境,以为是来攻杀我们的,没有体会到大王安定天下的本意。恳请大王命令军队后撤十里。您先单独入城,我们一定夹道欢迎。”

    朱棣似乎是被糊油脂蒙了心。他心忖:探子来报,济南城内,已无存粮。箭矢也已快用尽。铁铉不投降,便是死路一条。如今他投降应该是真心实意的。

    于是乎,朱棣竟然照铁铉所说,命大军后撤十里。仅带三百亲兵入城。

    铁铉早就在城门上安置了大铁板,等的就是朱棣上套!

    朱棣刚进城,铁板掉落。历史总是有无数的转折点,无数的巧合。因为砍断绳索,放下铁板的兵士迟疑了须臾。铁板没有砸中朱棣,只是砸伤了马头。朱棣知道上当,换马而逃。

    事先埋伏好的济南守军跳出截杀朱棣。

    另一方面,铁铉下令收挽吊桥,准备将朱棣变成瓮中之鳖。收吊桥的却是个五十岁的老兵,气力有限,晚了片刻。眼见吊桥就要被收起,朱棣策马狂奔。

    “嗖!”朱棣换乘的这匹马立下了大功!它一跃而起,竟然在吊桥收起前的一刹那,越过了吊桥!

    朱棣回营之后,恼羞成怒!下令北军用火炮轰击城墙。

    照这样下去,济南的城墙迟早被北军的火炮轰开。就在此时,铁铉机智的让人将洪武爷朱元璋的神牌悬于城墙之上。

    你朱棣不是洪武爷的孝子么?你出兵南下的由头,不是为了清君侧么?洪武爷神牌在此,难道你要用大炮,轰碎他老人家的神牌?

    朱棣投鼠忌器,不敢再用火炮轰击城墙。铁铉趁机将城墙修补牢固,又不断派出小股奇兵,出城骚扰北军。

    朱棣围济南数月,损失上万人。将士疲倦,南军援军又即将赶到。他忧心忡忡,不知道如何是好。

    就在此时,一个人从北平赶到了朱棣的大营中。这个人,是朱棣手下的第一谋士,道衍和尚。

    道衍和尚为朱棣献上一计。绕开山东,直扑金陵城!

    朱棣听从了道衍和尚的计策,绕开了济南块硬石头,带兵南下,直扑金陵。建文四年,靖难之役结束。朱棣登基,定年号永乐。并下旨:“愿与贤臣共治天下”。靖难之役时,效忠建文帝,与他为敌的所有人,只要能够诚心归顺,他一律赦免其罪。并予以高位。

    无数建文帝的“忠臣”们,纷纷改换门庭。这其中,甚至包括南军曾经的废物统帅李景隆!

    华夏的读书人,是有气节的。有两个人,誓死不从永乐帝。

    这两个人,一个是铁铉,一个是方孝孺。

    永乐帝让方孝孺写诏书。方孝孺写了四个字“燕王篡位”。

    永乐帝问方孝孺:“你不怕诛九族么?”

    方孝孺回答:“诛十族又如何?”

    于是乎,方孝孺被灭了十族。

    永乐帝派人到山东,将铁铉押回了金陵。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之中,铁铉痛骂永乐帝不忠不孝。

    永乐帝想起当初在济南城差点被铁铉用大铁板砸死,又听闻铁铉不肯投降,气的七窍生烟。他来到牢房之中,命人割下了铁铉的耳朵和鼻子。煮熟之后,塞进铁铉的嘴里。

    永乐帝问铁铉:“甘否?”

    铁铉用尽自己最后的一点气力,说出了一句振聋发聩,名垂青史的回答:“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甘?”

    永乐帝叹了口气,下令将铁铉凌迟。

    若干年后,永乐帝年老。他后悔当初残暴的杀害了铁铉。又感念铁铉的忠义。于是他下令,追谥铁铉为忠襄公。并在大明湖畔,为铁铉修建了一座祠堂。让他永世受济南百姓的香火。

    这边是大明湖畔铁公祠的由来。

    贺六站在铁公祠中,凝视着铁铉的泥塑像。贺六仿佛看到了两百年前那个坚贞不屈的大忠臣,在昏暗的牢房之中令人敬佩的气节。

    贺六对儿子、儿媳、女儿、孙子、外孙说道:“咱们一起,给铁公磕个头吧。”

    一家人齐齐跪倒,恭恭敬敬的朝着铁公磕了个头。

    就在此时,铁公的塑像之后,闪出一个人影。他手中拿着一柄小巧的手弩。“啪”,弩箭径直射向贺六!

    幸好,贺六刚才是跪立,他磕头弯腰叩拜铁公,正好闪过了这一记暗箭!

    这或许是永乐朝的大忠臣,冥冥之中庇佑了贺六这个万历朝的忠臣。

    一旁随行的叶向高大呼一声:“不好,有刺客!保护钦差!”

    铁公祠外的几十名布政使衙门亲兵,涌入祠堂之内。

    那刺客看上去没什么武功,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不多时,亲兵便将其擒获。

    贺六站在书生面前,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刺我?”

    书生仰天大笑:“哈哈哈!贺屠夫,恐怕你的仇人多的自己都数不清了吧?”

    贺世忠一脚踹在书生的前胸:“别废话!赶紧老实招认,你是谁家的狗?受了谁的指使?否则我让你尝尝锦衣卫的诸般大刑!”

    书生面无惧色的说道:“你是贺六的狗儿子贺世忠?不劳你费心,我来铁公祠之前,吃了延时的绝命药。用不了片刻,我就会七窍流血而死!至于我为什么要刺杀贺屠夫,你们自己慢慢想、慢慢查吧!”

    话音刚落,书生的七窍流血。盏茶功夫后,便一命呜呼。

    贺六竟然叹了一声:“唉,真是死士啊。”

    叶向高在一旁道:“六爷,要不要我跟按察司打声招呼,让他们派人查清这刺客的底细?大明律:行刺钦差,即为谋反。我们山东的地方衙门,有责任查清这件谋反案!”

    贺六却摇摇头:“算了吧。我要真想查这刺客的底细,派锦衣卫的人查就是了。查案,是锦衣卫的本行。他刚才说的对,我的仇人,多的自己都数不清了。即便查到他的幕后主使又如何呢?我老了,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章节目录

锦衣镇山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口袋小说只为原作者肥胖的可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肥胖的可乐并收藏锦衣镇山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