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阵冷风吹来,阿香瑟缩了一下,往旁边躲了躲,不过一双眼睛还是看着正在说话的阿斌和玉秋。

    “我接下来还有任务,先走了,再见!”

    听到阿斌说出这话,玉秋心中有点失望,刚才两人貌似说了一大通话,但似乎都没什么进展。不过她脸上还是微微笑着,说:“工作要紧,你先忙去吧,再见!”

    这下子,阿香可高兴了,等阿斌朝她的方向走过来的时候,她猛地从躲着的地方走出来,想要和这帅哥来个亲密碰撞。

    没想到的是,等她跳出来,阿斌在距离她半步之遥的地方站住了。

    “啊!”阿香暗自惊讶,连这也能及时躲开?虽然没真的撞到,不过她还是做出一副受到了惊吓的样子,拍了拍并不怎么鼓的胸脯,吐了吐舌头,说道:“吓死我了!”

    “姑娘,下次走路小心点!”阿斌说完这句话,继续往前走去。

    他说话好温柔!阿香耳边还萦绕着刚才他的话,一次一次地回放着。

    瞪她回过神来,继续追了一段路,再没看见人影,继续转悠了很久,把钱和粮票都花光了之后,她便在傍晚时分失魂落魄地回到了村里。

    刚走进院子里,老太太看到她的身影,先是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你终于舍得回来了吗?在饭店遇到的那个男人,有没有看上你,说要把你给娶回去呢?”

    大伯母此时正好从外面回来,听到了这句话,不禁大惊失色,低声对老太太吼道:“妈,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老太太对她翻了个白眼,“是不是乱说,问问你女儿就知道了。”

    “阿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伯母心里狐疑,便盯着阿香问道。

    “妈,没什么事,是奶奶在胡说。我累了,回去睡一会儿。”

    看着阿香满脸疲惫地走进她的卧室,大伯母问老太太说:“妈,阿香现在还没说亲事,隔墙有耳,要是你刚才说的话被别人听见了,那可怎么办啊!”

    老太太撇了撇嘴,说道:“我刚才说得那么小声,没谁会听到。再说了,谁那么有空一直待在家里听我说这个?还不都忙着干活了吗?也就你慈母多败儿,纵容着阿香,让她变得像现在这样好吃懒做。你看村里的哪个小孩,谁不是从小就下地干活的?再这么下去,恐怕就算你们贴上大床也没有哪户人家愿意娶她。”

    大伯母听到这话,顿时火起,“有你这样当奶奶的吗?别人愿意娶,我还舍不得把她嫁出去呢!我家阿香知书识礼,村里有几个女孩子比得上她?也就你眼界这么小,嫁人就一定嫁农村的吗?说不定她嫁的人不用下地干活,只要每天在家里享福呢。”

    老太太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笑完,就低声说:“原先我还以为阿香的幼稚是后天养成的,现在我才知道,她的天真幼稚是遗传了你,你这个蠢货!一天到晚只想些不切实际的事情。”

    听了婆婆说这话,大伯母的脸顿时黑了起来,这可是妥妥的人身攻击,她又怎么会不生气呢?

    她越想越气,就再也忍不住了,说道:“你这老不死的,是一点儿见不得我们好是不是?我希望阿香嫁得好,有错吗?”

    一听到大儿媳说自己是老不死,老太太再也忍不住了,把水瓢扔在她身上,吼道:“都说儿媳妇要服侍婆婆,你嫁过来这么多年,从来没服侍过我不说,还一直是我在服侍着你们,现在临老,你竟然说我是老不死!你现在就给我回娘家去,我们家容不下你了!”

    大伯母也不是和善茬,把那个水瓢扔了回去,但是没有砸中老太太。

    “家里没吃没穿,你竟然还想着让我服侍你?你给我说说,我哪天偷懒不干活了?我白天在外面累死累活赚点工分容易吗?晚上回到这里,你还想着磋磨我,你的心是不是黑透了?还有,这是我家,你这老不死想赶我走,可没那个资格!”

    “你!你!”老太太指着她,很快就晕倒在地上。

    这一次,老太太是中风了,村里一些懂行的老人帮着艾灸,这才好了过来。

    一醒过来,老太太就对着大儿子是说大儿媳的罪状,勒令他休了大儿媳。

    “妈,她有些话说得不对,但是有些话还是对的。阿香如果真能嫁个条件好的,我们不是也能沾光吗?”

    “你还帮她说话,是不是又想把我气病?又或者是干脆将我气死?”老太太挣扎着要坐起来。

    “妈,您先消消气!”他连忙安抚道:“我不是在帮她说话,这就是事实!”

    老太太躺下来,叹了口气,“你是不知道,阿香在饭店里对着那个男的口水直流,真是非常失礼!之后她之所以不回来,就是一直在找那男的。”

    “什么?妈,这么大的事,昨晚你回来怎么不说?”从老太太嘴里听到这件事,他再也不能保持镇定。

    “是啊,你为什么不早点说?”大伯母责备老太太,“万一她被那男的骗了,那可怎么办啊?你还说自己吃过的盐比我们吃过的米还多,怎么就这点道理也不懂呢?看来你是白活了!”

    “就算是我告诉你们,你们又到哪去找呢?她都长这么大了,怎么还一点也不懂事?现在就连小文都进厂了,她还在想那些冬花雪月,我是怕她以后东不成西不就!”

    听了老太太的话,大家都愣住了。

    “妈,您说,小文进厂了?对了,是在哪个厂?她凭什么条件进厂的?”大伯父回过神来。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哪知道?才和她没说两句话,她就把我们赶跑了。”老太太说完,又哼了一声。

    “这么拽?”大伯父绷着脸,说道:“要不我们去她的厂里找她的领导,把这事是说给她的领导听?”

    “唉!别说了!她还说要去告发我,说她的工作是组织安排的,要是对她得到这个工作有意见,就是我不信任组织,我可不敢去招惹她。”老太太说。

    “她现在变得这么厉害了?”大伯父心中的狐疑越来越大了。

章节目录

神级抠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口袋小说只为原作者筱清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筱清茶并收藏神级抠抠最新章节